死也要死個明白

白淨,留著短寸的男生說道。“阿康,快頂上,阿胤今晚吃了火藥,我已經包了今晚的晚飯了,宵夜我不想買單了”江燁苦喊的期間,林胤已經隻剩下一個黑8球馬上進洞了。“咚”的一聲,吳承康笑著說:“晚了,宵夜也歸你了”“不是吧”江燁大喊道。四人坐在包間裡的隔間沙發上,林胤看著剛進來的兩人開口問“怎麼就你兩,其他人嘞”“還能乾嘛去了,談情說愛唄。走,阿康,來一把”徐延易邊回答邊推著吳承康往桌球邊去。“談情說愛”林...-

什麼球都有俱樂部

106包間

“行啊你,怕我太累了還是怎麼著,除了開球都不讓我再抬一次球杆啊”一道好聽的男聲一邊抱怨,一邊往球桌對麵遞了一杯飲品。

後者聞聲抬頭,看著麵前的飲品,放下球杆接過後喝了一口開口說道:“怪我嘍,你自己不抓住機會,再來一局今晚宵夜你都買單”

“喲嗬,把你狂的,來就來唄”

新的一局還是江燁先開球,但這次機會被他抓住了。江燁一連進了三個球後出現了失誤,花色2號球停在了洞口前。

“哎呀。”江燁苦惱的出聲。

林胤見狀,拿起球杆就開始附身倚在球桌邊,瞄準白球,手臂微微用力擊向全色球6號。“小燁燁啊”話音落下的同時也響起球進洞的聲音。

林胤在桌球方麵屬於天賦型玩家,三兩下就把江燁的開局優勢壓了下去。

對局正熱火朝天,包間門被人從外打開,進來兩個高高瘦瘦的男生。

“這就打上了,也不等等兄弟”先進門的一個皮膚白淨,留著短寸的男生說道。

“阿康,快頂上,阿胤今晚吃了火藥,我已經包了今晚的晚飯了,宵夜我不想買單了”江燁苦喊的期間,林胤已經隻剩下一個黑8球馬上進洞了。

“咚”的一聲,吳承康笑著說:“晚了,宵夜也歸你了”

“不是吧”江燁大喊道。

四人坐在包間裡的隔間沙發上,林胤看著剛進來的兩人開口問“怎麼就你兩,其他人嘞”

“還能乾嘛去了,談情說愛唄。走,阿康,來一把”徐延易邊回答邊推著吳承康往桌球邊去。

“談情說愛”林胤嘴裡唸叨著四個字,向沙發靠背靠了過去,望著天花板而後又閉上了眼睛。

他晃了晃膝蓋,撞著一旁坐著的江燁,低沉的嗓音傳出一句:“她,最近在乾嘛”

“誰?”

迴應江燁的是一陣沉默,他轉頭看向林胤,後知後覺反應過來林胤口中的她是誰,心生惡作劇的意圖,便也默不作聲。

過了一會,林胤見他冇有出聲,想問個明白,剛睜開眼睛坐直,就撞上了江燁直溜溜的視線,看懂了後者故意不講話的意思。

“嗯?誰啊”江燁一本正經的追問。

林胤有些煩的說出了那將近兩年冇喊過的名字:“楊以”

江燁意圖得逞的笑著損道:“出息,你自己不抓住機會,跑來我這打聽你前女友啊”

說完江燁也不搭理他,徑直起身走向外邊的桌球區域。

林胤又靠回了沙發背上閉上了眼睛,腦海裡的回憶像幻燈片一樣開始播放:

初三上那年,臨近期末的週末假期,林胤收到了楊以發來的訊息“我們分手吧”,短短五個字,林胤看了半個小時,回過神時,敲擊手機螢幕在輸入框裡,輸入又刪除。最終發送了一句“怎麼了發生了什麼”,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個刺眼的紅色感歎號。從那晚以後,楊以的世界裡,林胤淡出了視線。即使兩人身邊有許多共友,但朋友聚會楊以都冇有參與了。分開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林胤從共友口中,從楊以的哥哥楊垚口中得知了許多和楊以有關的事情,他不甘願這段感情就這樣冇有緣由的結束了。老話說得好“死,也要死個明白”。

-進洞了。“咚”的一聲,吳承康笑著說:“晚了,宵夜也歸你了”“不是吧”江燁大喊道。四人坐在包間裡的隔間沙發上,林胤看著剛進來的兩人開口問“怎麼就你兩,其他人嘞”“還能乾嘛去了,談情說愛唄。走,阿康,來一把”徐延易邊回答邊推著吳承康往桌球邊去。“談情說愛”林胤嘴裡唸叨著四個字,向沙發靠背靠了過去,望著天花板而後又閉上了眼睛。他晃了晃膝蓋,撞著一旁坐著的江燁,低沉的嗓音傳出一句:“她,最近在乾嘛”“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