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

個他“親弟弟”,嗬,來啊,互相傷害啊,你說“親弟弟”那我就說“嫂子”,誰怕誰啊,所以說他真的很討厭看見那群人啊,現在在他腦海裡吵吵的所謂“係統”也是。“所以,到底為什麼你們會選上我”“這個我們已經說過了哦,不是我們選擇你,而是你確實憑機緣巧合來到了這個小說世界,甚至是從頭開始,我們不是已經給您找回前世的記憶了嘛也將原書劇情給您看了,您應該是清楚的啊。”嗬,說到這個他就來氣,活了20多年,一朝被人說...-

A星,星際中著名的奢華之地,這裡不缺富豪和富二代,因此也不缺裝潢特彆豪華的高級會所,在這種紙醉金迷的地方是多少無所事事的公子哥消遣娛樂的地方,他們或仗錢或仗權,都帶著目中無人唯我獨尊的傲慢性子,居高臨下趾高氣昂,在這裡無論是富家公子哥之間起衝突還是他們故意給員工使絆子找麻煩的事都屢見不鮮,稍微有點經驗的會所老闆都見怪不怪了,但今天晚上這樁,似乎有點棘手……

本來就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富家公子和服務員之間的矛盾,但不知道從哪突然出來一個小子,非要給那個姑娘討個公道,關鍵他還特彆能打!把富家公子哥的一群保鏢全撂倒了!媽親,那可是鐘家二少啊!那個鐘家啊,這小子是不要命了嗎?A星所有的大戶人家的二代他都有印象,這小子絕對不會是那幾個家族裡的!更何況他還穿的這麼寒酸!哪來的窮小子昏了頭了敢這麼惹鐘家啊!要是就這樣也就還算了,但不知道這小子怎麼回事,把上官家大小姐招來了!看情況他好像是上官大小姐的保鏢,然後上官家大小姐就也摻和進來說要護著那個姑娘,又把楚小姐給找過來說要評評理!媽呀,這裡全部人加起來能比得上鐘家二少一個啊但他又一個都惹不起!會所老闆想儘了他這一生的經驗都冇找到兩全其美的辦法,本來就冇多少頭髮的腦袋更涼了,他愁啊!這個大腹便便的人隻得跟個鵪鶉似的縮在後麵,默默祈禱著。

“上官蘭芷你什麼意思,就因為這種東西你跟我撒野你得罪的起鐘家嗎?”那個二世祖放狠話了,瞪著他麵前的幾個人,食指直指著上官家大小姐,氣的他胳膊都顫個不停,當然有可能是怕的,畢竟她旁邊那個男的可是一個人把他帶的十多個保鏢全打趴下了。

“鐘泰,本就是你咄咄逼人在先,我們看不下去才替這位姑娘討個公道,倒是你,欺男霸女,恃強淩弱,還不快給人家道歉!你鐘家是大,但彆忘了這裡是楚家的地盤,撒野的是你!”上官蘭芷個子不高,但說話的時候氣勢挺高,仍挺身而出將那個姑娘護在身後。

“哈告訴你,從來就隻有彆人給我道歉的份,懂了嗎,想讓我道歉,冇門兒!我告訴你們,等出去了,你們一個彆想好過!”鐘泰該氣死了,“你!過來!把他們趕走!”他毫不客氣的指著會說老闆,“礙眼的傢夥!趕緊給我趕出去。”

“我看誰敢!”楚洛染一嗓子鎮住了鐘泰旁邊要上前的保鏢們

老闆被他們嚇的激靈一下,“抱歉,我們老闆是楚小姐,我做不了主”

“好啊,你們集體玩我呢!”他看著到現在還躺在地上起不來的保鏢們,恨的直牙癢癢,衣服上殘留的酒水也隨著他的顫抖而往下滴落“我告訴你們,你們到時候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噢可是鐘少爺您似乎現在自身都難保。更何況,您還冇道歉呢,難道鐘家的少爺就是這種素質嗎?”秦稔舟將身子側開一點,讓他身後的那個姑娘露了出來,鐘泰看著在那個人高馬大的男的的身後哭的稀裡嘩啦的那個女生,氣不打一處來,憑什麼,他可是鐘家二少,憑什麼他要道歉!更何況還是那個服務員先把酒倒了他一身,到現在酒漬還冇下去呢,他才新買的衣服啊,可貴了,就他們這群人,能賠的起嘛?但是那個男的又特彆能打……

他咬著牙,氣的,“要我道歉行啊,讓她先把衣服賠給我。”他的語氣傲慢又輕佻還因為生氣而輕微顫抖,可惡要不是這裡有上官蘭芷這個他千萬不能動的omega在,他不敢釋放資訊素,以及確實打不過那個傢夥,他早就衝上去了“嗬,本少爺一件衣服有多貴你們知道嗎?就這件衣服把她賣了都賠不起!”他還想再罵點什麼,但是從小到大的教育彆的教的怎麼樣暫且不說但確實冇教過他什麼臟話,導致他現在一個都罵不出來。“就我這衣服你一個保鏢得打幾輩子才能買上,嗯”他似乎找到了一個突破口。

“那這也不能是你欺負人的藉口!”那邊有五個人在統一戰線呢,楚洛染可不管什麼鐘泰說的什麼,她隻管她的閨蜜就不能在她的場子裡落了下風。“保安,把他趕出去!以後所有楚家的會所都把他拉入黑名單!”

那群保安聽這話立馬就開始行動了,上來就要抓鐘泰的胳膊把他抬出去,而就在離的最近的保安就要抓住他的時候,房間裡突然出現了一陣強烈的精神力威壓,基本都是beta的保安們哪受得了這個,猛的一下便倒地不起。

一個房間就那麼大,保安能感受到,當然其他人也能,他們皺眉看向精神力的來源,“啪啪啪”門外的人還冇出現就拍了三下手,聲音不大,但是很有威懾力,秦稔舟眉頭緊鎖,來人不會是個善茬,他剛想看會是誰這麼大膽,居然敢在現場有omega的情況下釋放精神力,並且隨之而來的是充斥滿屋的玫瑰味,同為alpha,他已經開始不適且煩躁了。

“諸位倒是好興致,真是熱鬨”來人說話慢條斯理,可這聲音卻讓在場所有人都警覺了起來。

“鐘墨,你怎麼會在這裡!”上官渾身顫抖了一下。

“嗯這裡也冇有規定我不能在這吧有什麼問題嗎?”說著他上前握住上官蘭芷的手,“況且,蘭芷,我們都這麼久不見了,結果你一見麵就在維護其他人,我的心真的好痛……你看。”他說著就要抬起她的手往心臟處放,但被上官拍了開來,她順勢躲到了秦稔舟的身後。

“滾開!”上官蘭芷低吼著,從嗓子眼裡擠出聲音來。而被拍開的人也不惱,隻是臉上顯得有點委屈,“你到底來乾什麼的!”她可不信這傢夥在這裡能有什麼好事。

“蘭芷這麼凶乾什麼,我不過是路過聽到這裡有熱鬨,來湊湊罷了。你還如此誤解我,還躲在彆的男人身後,唉。”主場已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偏向鐘家了,或許是從他剛進來的時候吧。“話說,這裡發生了什麼怎的這麼熱鬨是我弟弟做了什麼惹你不開心了那我一定好好說說他,快,小泰,來,給你嫂子道歉。”他微笑著麵相鐘泰,但秦稔舟卻察覺到鐘泰在鐘墨進來之後就一直在止不住的發抖,聽到鐘墨的話一刻也不敢耽擱的就過去了,“嫂子,抱歉啊,我……我不該……”

“誰是你嫂子!”聽到這兩個字上官和楚洛染都炸毛了。

“誒,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蘭芷今個怎的這麼生氣啊。”他用著哄人的聲音說道。

“你休想裝糊塗!”

“怎麼了呀,我是真的來湊個熱鬨而已,蘭芷怎麼不信我呢?”他的臉看起來委屈極了,如果不是這滿屋子侵略性的玫瑰味,他好像真的人畜無害似的,但這滿屋子的玫瑰味和他的精神力威壓,讓這裡所有人都處於一個不舒服的狀態。

“你弟弟咄咄逼人,騷擾人家小姑娘不放!”

“嗯鐘泰,怎麼回事?是真的這樣嗎?”

被叫到的鐘泰像是突然回神一般,“不,不是,明明是他們先……”

“哦兩方說法不一啊,不如女士優先,蘭芷先講講”

“你弟弟他騷擾這個姑娘,一直抓著人家不放,還揚言說要她從此待不下去,還讓人家以色侍人”

“哦”鐘墨眼皮輕佻,往鐘泰那裡瞥了一眼。

“明明是她先把酒撒在我的身上,你看看這衣服還冇乾呢!我氣不過……讓她賠而已……我著急了才說話冇過腦子……”

“那你也不能說那種話啊,是吧?鐘泰,給人家小姑娘道歉。”他說的親和,但秦稔舟觀察到鐘泰明顯抖了一下。

“是,是。”他立馬上前,向那個他原本看不起的人特彆謙卑誠懇地鞠躬道歉。被他們護著的姑娘覺得今天好夢幻……

“蘭芷現在消氣了吧。”他笑眯眯的看著對方。

雖然他道歉了但還是很不爽是怎麼回事……

“那麼蘭芷就不要再生氣啦,你總不願理我,我也很傷心的啊。”披著羊皮的狼,秦稔舟默默想著。“這件事我們就各退一步吧,鐘泰已經道歉了,那個姑娘……鐘泰,我看看你衣服怎麼樣了。”酒實實在在的灑了鐘泰一身,那價格昂貴但又過於脆弱的衣服已經明顯廢掉了,“唉,這衣服也是可惜了,但既然我們也有錯,那便不要全價了,隻要8千萬,怎麼樣”

“什麼你們怎麼不去搶……”

聽到這話,那個姑娘突然從雲端掉到地獄,8千萬,她就是不吃不喝三輩子也掙不到啊……她眼前一黑就差點暈過去。

“你!欺人太甚!”上官蘭芷咬牙道,她就知道這個人不可能這麼好心!“這麼貴的衣服怎麼可能日常穿!”

“冇辦法,鐘家就是這麼大,等你嫁進來了,你也能日常穿”

“先生請不要再騷擾我家小姐”秦稔舟直接把他拉開,將上官護在身後。這時,鐘墨纔像是剛看見這裡有個人一樣轉過來看向秦稔舟,“那這位先生,能離我的未婚妻遠點嗎?”他看著秦稔舟,眼裡的敵意並冇有一丁點隱藏。

他們對峙著。無形的壓力蔓延開來。

“鐘墨,你夠了!”

“楚小姐,我在跟他說話。”那個人連頭也冇回,但楚洛染不知道為什麼,卻覺得好像他在一瞬間就將她洞穿,然後隨意地將她扔在地上一樣。她不甘心,但她又不得不承認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她不能真的得罪他

會所老闆從未感覺到如此煎熬過,雖然星際的抑製劑特彆強效,隻要不是易感期就基本怎麼鬨騰都冇事,但他確實還是不放心現場兩位omega,更何況她們還都是自己惹不起的大小姐,哪個出了問題他都擔不起這個責啊!更何況鐘家大少爺是出了名的頂級alpha,這個來路不明的小子好像也冇差到哪去,他感覺自己一個頭兩個大,橫豎都是死,他隻能硬著頭皮上去了,說不定他們不會生氣,而自己也能因為幫了大小姐而漲工資呢?他帶著如此信念上前,可卻被兩個頂級alpha的威壓壓得喘不過氣來,最終他腦子裡隻有四個字“吾命休矣”。

“啦~啦啦啦~啦啦……”突然,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響起,終於打破了沉默,溫柔的女聲似乎讓現場氣氛緩和不少。眾人循聲望去,似乎是鐘墨的手機。而他在看見來電人時,更是徹底將威壓和資訊素收回。此時離鐘墨最近的秦稔舟,憑藉著他絕佳的視力,瞥見了一個“顧”字。

鐘墨開始轉身遠離人堆,但深淵中練出來的耳力也還是讓他聽見幾句,似乎並不是工作。

眾人就這麼詭異地沉默著,直到鐘墨將電話掛斷,他轉頭,對那邊瑟瑟發抖的小姑娘微笑一下,說:“你運氣不錯,我今天心情很好,所以,你不需要還了”。她茫然無措,不知道為什麼剛剛還獅子大開口的人為什麼突然和藹起來。

“我現在心情不錯,正好,這裡也有酒,那麼……”說著他拍了拍老闆的肩膀,毫不客氣地坐在了沙發上“請給我來一杯威士忌,謝謝。”聽到能走,老闆馬不停蹄地潤了,從包間中心到門口的這一小段路,他一步三鞠躬,把狗腿展現得淋漓儘致。“上官小姐還在這裡站著,是想陪我一起嗎?那好,我不介意婚前來一點什麼。”他笑眯眯的,讓這裡大部分人都汗毛聳立,冷汗直流。

上官蘭芷聽到這話哪裡還肯再待一秒,當即就氣得拉著旁邊的姑娘衝了出去,鐘泰見有人走了也順勢悄咪咪地走了,楚洛染就上官走了也連忙去追,隻有秦稔舟臨走前回頭看了一眼鐘墨的樣子,那人愜意地半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他隻不過穿的一件寬鬆衛衣,隨著他的動作露出雪白的脖頸,秦稔舟十分確定,他隻要稍稍用力,這傢夥就會窒息而亡,但隻可惜,現在不是時候,便隻匆匆一眼,走掉了。

見終於安靜,鐘墨也終於鬆了口氣,他覺得自己夠累的。

“恭喜宿主,您已成功與秦稔舟結下梁子!正式進入《他從深淵來》的劇情!”

“嗬”

“宿主,您發揮的實在太好了,刷了仇恨裝了b,解了問題出了氣!真的太有反派風範了!那種強橫,那種霸道,尤其是你的不耐煩,真得都太完美了!”

“不耐煩是真的。”他往後一倒,徹底攤在沙發上“嘖,這一天天就知道給我找事”鬼知道就這麼一小會時間,他們這幾個人觸了他多少雷點,一口一個他“親弟弟”,嗬,來啊,互相傷害啊,你說“親弟弟”那我就說“嫂子”,誰怕誰啊,所以說他真的很討厭看見那群人啊,現在在他腦海裡吵吵的所謂“係統”也是。

“所以,到底為什麼你們會選上我”

“這個我們已經說過了哦,不是我們選擇你,而是你確實憑機緣巧合來到了這個小說世界,甚至是從頭開始,我們不是已經給您找回前世的記憶了嘛也將原書劇情給您看了,您應該是清楚的啊。”

嗬,說到這個他就來氣,活了20多年,一朝被人說這整個世界就是本圍繞一個人開展的小說,而他就是個給他鋪路的反派,最終還會死無全屍,家族破產,屍首異地,嘖,聽著都煩。而那傢夥,就是剛纔和他對峙的那個,卻能美女如雲,走上人生巔峰,嘖,剛纔就該直接辦了他,永絕後患。

“況且,您也正好符合我們的要求,有野心,有手段,還內心陰暗,正是我們反派係統最愛的客戶!能遇見您真的是我的榮幸!”

他隻感到陣陣無語,“我答應你,隻不過是因為我這輩子不可能被那種東西壓著罷了,管他是誰,休想騎到我頭上。”他端起酒杯,小酌一口,“想要鐘家的企業,胃口還挺大,但他要是吃不下,那就給我死!”他的東西彆人休想染指!

“秦稔舟。”他將酒杯舉到眼前,注視著它,就好像把它當成了那個人似的“讓我看看,你是真正的猛獸,還是被天道灌出來的草包。”

無聲的較量已經開始,鐘墨確定,這場遊戲,輸得不會是他。他無所謂龍傲天的那些後宮,也包括剛纔的上官蘭芷,剛纔的一切不過是虛與委蛇,那個“未婚妻”的名號也不過是上官家與鐘老爺子強加的,他從來隻在意自己。

而另一邊,秦稔舟在打電話,“放心,我當然會得到所有,成為贏家。”掛斷電話,他目光轉到房間內掛有四大家族資訊的牆上,將鐘墨的照片著重標記,“這傢夥,不是個善茬。他可以輕鬆裝出紈絝公子的模樣,但他如同深淵野獸般的眼睛可騙不了我。”

-是這裡有上官蘭芷這個他千萬不能動的omega在,他不敢釋放資訊素,以及確實打不過那個傢夥,他早就衝上去了“嗬,本少爺一件衣服有多貴你們知道嗎?就這件衣服把她賣了都賠不起!”他還想再罵點什麼,但是從小到大的教育彆的教的怎麼樣暫且不說但確實冇教過他什麼臟話,導致他現在一個都罵不出來。“就我這衣服你一個保鏢得打幾輩子才能買上,嗯”他似乎找到了一個突破口。“那這也不能是你欺負人的藉口!”那邊有五個人在統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