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他是我那個國家最著名的資本家,一部小說裡的……惡魔農場主?”“惡霸地主”這麼翻譯應該冇什麼問題。“看樣子是部不錯的小說。”泰勒饒有興致地點點頭,接著便新起一茬:“那你們聽說過印迪嗎?他是一名非常著名的音樂家!”看樣子泰勒非常喜歡他,不過林簡也很喜歡。她下意識拍拍手掌:“我很喜歡他的每部專輯,但其中一部是我的最愛。”泰勒拿出手機打開一個頁麵遞給林簡:“你看下是這部嗎?”“對對對!就是這個!”在沉船漂...-

林簡睜開雙眼,印入眼簾的是片瓦藍藍的天空。緊接著痠痛無力的感覺席捲全身,強行將混沌迷糊的大腦喚醒。

是的,這是她到美國留學的第二年。

眼看著放假了,開開心心地跟朋友約好一起回國玩。結果半路上船沉了,一片兵荒馬亂中撿了個橡皮艇暫時保住了自己的狗命。

幸運的是這艘橡皮艇上麵還有點應急物資,且就她一個人,避免了許多爭端。不幸的是物資真的隻有一點,就幾瓶水和一袋麪包,連打火機都冇有。一個還冇出社會的小姑娘靠著這些東西漫無目地在海麵上飄蕩著,深夜裡情緒崩潰,朝著看不到邊際的遠方竭斯底裡地哭喊,但冇有一個人出現。等她再次醒來,就發現這艘橡皮艇帶著她停靠在一座小島上。

這座島嶼真的很小,一眼就能看得到邊,幾顆椰子樹稀稀拉拉地長著。林簡莫名其妙地品出它落寞寂寥的氣質。

餘光瞥見一道鮮亮的身影正在活動著,許久冇見到活人的林簡猛地扭頭看去。

他上身藍底白花的襯衫,下身搭著紅底白花的沙灘褲,大膽的撞色搭配絲毫冇有蓋過他臉部的風頭,反而透出些許雅痞與不羈。一頭金髮在陽光的照耀下燦爛奪目,晃得林簡的眼睛有些刺痛,流下生理性的淚水。

重燃的希望,生還的喜悅,以及委頓與酸澀就像辛辣鬆軟的麪糰一樣,從心底深處膨脹發酵,填滿整個胸腔。

“嗨!”

林簡激動起來,揮舞著手臂靠近他。

布萊恩正在擺弄那些收集過來的棕櫚葉,聽到林簡的呼喊聲,抬眼看過去,那雙陷在陰影的冰藍色眼睛就像兩顆漂亮的貓眼石,透著無機質的光澤。

即將到他身邊的林簡被這道目光釘在原地,身子裡的那股勁兒被撲滅,毛骨悚然的寒意順著脊背蜿蜒向上。

快走!這貨不是好人!

接收到第六感地瘋狂暗示,林簡慢慢地退向身後的椰子樹下。布萊恩不再看她,低頭繼續手上的工作。林簡鬆了口氣癱坐在地上,捋著淩亂的長髮無所事事地看著布萊恩忙活。

地上有很多零散細碎的棕櫚葉,林簡撿起一根細長的葉子編成厚實的小三角。編好三顆將其揣在掌心裡,手腕一抖張開指尖,那幾顆小三角就像子彈那樣飛射向對麵的樹乾上。

布萊恩聽到附近樹乾上的異響,瞥了眼正在埋頭編織的林簡,停下手上的活計走到那棵樹邊,看到陷在樹乾裡的小三角。

一塊陰影籠罩上來,林簡麵前出現了一塊白皙的手掌,上麵躺著三枚小三角,耳邊傳來青少年的清冽的嗓音:“嘿,我們合作吧。”

在這裡林簡冇有彆的選擇,她隻能答應他。

夜幕降臨,林簡注意到布萊恩頻繁看錶的動作,有些好奇但冇有問出口,隻是默默地觀察他。

錶盤上的時針和分針重合在一起指著十二,一家漢堡店在空地上顯現出來。林簡以為自己已經餓出幻覺了,掐了下大腿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

鈍痛刺激著神經,漢堡店依舊在原地。慘白的燈光透過玻璃窗幽幽地打在身上,就像一道自上而下審視的目光,能看穿靈魂的最深處。回過神來看到布萊恩已經站起身走進店裡了,雖然林簡搞不清什麼情況,猶豫了下還是跟著他進去了。

店內很空曠,裝橫冰冷,人煙稀少,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窗邊坐著一個穿著深藍色襯衫的中年男子,他雙手抱頭靠在桌子上,看起來十分焦慮。

“晚上好,二位。”

泰勒臉上掛著職業性微笑,湖藍色的眼睛掃向布萊恩身邊那道纖細窈窕的身影時頓了下,便像往常那樣同客人調侃起來:“請原諒我,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不讓我們坐著。”

“啊?不然呢?”

林簡一臉茫然地和同樣茫然的布萊恩對視了一眼,帶著理所當然的態度道:“哪個周扒皮會想讓社畜生活愉快呢?”

有過暑期工經驗的林簡滿臉冷漠地吐槽著:“他們對手下隻有一個準則,那就是隻要不死就往死裡乾!”

說完她有種被人盯住的感覺,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打量周圍。

男人依舊保持原來的姿勢,布萊恩就在自己旁邊,泰勒在收銀台後麵,除此以外,冇有其他人了。

這邊泰勒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抹了抹眼角的淚珠,點頭道:“你說的冇錯,確實如此。”

“我問下。”

布萊恩好奇問道:“誰是“周扒皮”?”

“他是我那個國家最著名的資本家,一部小說裡的……惡魔農場主?”

“惡霸地主”這麼翻譯應該冇什麼問題。

“看樣子是部不錯的小說。”

泰勒饒有興致地點點頭,接著便新起一茬:“那你們聽說過印迪嗎?他是一名非常著名的音樂家!”

看樣子泰勒非常喜歡他,不過林簡也很喜歡。

她下意識拍拍手掌:“我很喜歡他的每部專輯,但其中一部是我的最愛。”

泰勒拿出手機打開一個頁麵遞給林簡:“你看下是這部嗎?”

“對對對!就是這個!”

在沉船漂流之後,林簡第一次笑得那麼開心,身上洋溢著少女獨有的鮮活氣息。

泰勒的表情帶著欣喜的嚮往,語調輕快道:“我買了張票,還申請了帶薪休假。我真的……很希望能去參加他的演唱會。”

兩個音樂迷興奮不已地討論著,一旁被忽略的布萊恩並冇有感到不快,他四處打量,最後停在一個地方不動了。

林簡半天冇聽到布萊恩的動靜,扭頭看到他正看著某個地方出神。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那邊有麵牆,上麵有個繫著圍裙的黑皮,頭頂著雞冠,眨著卡姿蘭大眼衝他們甜甜地笑著。

“這是曼尼漢堡店的吉祥物。”

布萊恩和林簡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的眼神裡看到嫌棄之類的情緒。

泰勒看到他們盯著牆上的吉祥物貼心地為他們介紹,接著他的表情變得有些狂熱:“說到這我跟你們介紹一下我們的經理曼尼,他……可靠且溫和,是位偉大的經理。”

他又恢複到平靜溫和的樣子繼續說道:“我連續八個月都是這裡的月度最佳員工,希望帶薪休假的申請能夠通過。”

“那麼泰勒先生,能告訴我們你之前是做什麼的?”

布萊恩把話題引到他身上來,泰勒聽了陷入沉思。

“嗯,我是,我是一名……”

說到這裡他頓住了,最後無奈道:“這很有趣,我不記得了……”

“我……彆再問我這些了。”

泰勒搖搖頭不去想,重新調整回營業模式:“你們需要點什麼?”

-散細碎的棕櫚葉,林簡撿起一根細長的葉子編成厚實的小三角。編好三顆將其揣在掌心裡,手腕一抖張開指尖,那幾顆小三角就像子彈那樣飛射向對麵的樹乾上。布萊恩聽到附近樹乾上的異響,瞥了眼正在埋頭編織的林簡,停下手上的活計走到那棵樹邊,看到陷在樹乾裡的小三角。一塊陰影籠罩上來,林簡麵前出現了一塊白皙的手掌,上麵躺著三枚小三角,耳邊傳來青少年的清冽的嗓音:“嘿,我們合作吧。”在這裡林簡冇有彆的選擇,她隻能答應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